主題征文優秀作品之十一——我的時代

發布日期:2014-10-23 信息來源:物資公司 王子極 字號:[ ]



或許多年之后回憶起加入中國電建的最初幾年,對所有上海電建人來說,都是一段波瀾壯闊的日子,過去的傳統是否需要完全破除,新的情況將如何面對,未知的大幕重重的落在我們的面前,to be or not to be,這會是我們最好的時代嗎?

2013年我59歲,出生于54年的我在上海電建已經呆了30多個春秋,明年知了開始鳴叫的時候我將離開這個為之奮斗了1萬多天的地方。1月的上海本就陰冷刺骨,今天清晨還下起了難得的冬雨,路旁的梧桐樹上最后殘留的幾片枯黃樹葉也被雨水沖刷到了地上,在漆黑的柏油路面添上了點點黃斑。此番蕭瑟的情景倒也符合我這個將要離退人員的心境,微微上揚的嘴角,稍顯落寞的心情。

開始工作前早到的同事們正談起中國電建今年進入什么500強的前多少名,前幾年加入的這個新集團與過往的好像有些不同,但這和我這個快退休的人又有什么關系,聽了幾句也就沒繼續聽下去,窗邊的水仙好像水不夠了,空調吹出的暖風讓水分的揮發尤為迅速,每天不加一些,怕是這花熬不到春節就要謝了。

“老紀,領導讓你去他辦公室。”

出人意料的情況打破了我意料之中的平靜生活,公司接到了個新的項目,但現在所有的項目經理都已有各自的任務,抽不出身去接新的工作,公司領導在向我闡述新項目的重要意義后,希望我能擔任項目經理帶起一班年輕人,以老帶新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為上海電建為中國電建打造新環境中的好形象。“這么麻煩任務,不接不就行了,又不是沒項目。”

礙于多年的私交和領導的耐心勸解,任務終于還是接了下來。項目所在地理所當然的是一處偏遠地區,交通幸虧有班車接送,尚不算特別困難,但其他條件可就沒有那么樂觀,風里來雨里去,風餐是常事還好沒有露宿,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可扛不住。

沒有了往日的安逸與平靜,時間也好像被人撥快了似的,轉眼14年的鞭炮聲已經逐漸消散,距整個項目的收尾只剩下最后2個星期。在設備和數字中打滾了一年的我,今天回到了總部進行慣例的交接工作。坐在熟悉的寫字臺前,仿佛離開許久的平靜與安逸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邊,“怎么這個葉子有點發黃,這個怕冷要多曬太陽,這吊籃該分盤了,那株虎皮蘭好像瘦了,這個不能澆太多水……”

整個項目非常順利的完成,最后總結會上我得到了我職業生涯的最后一面錦旗,上面除了寫著上海電建,還有中國電建這個我慢慢熟悉起來的名字,“恩,現在我不僅是上海電建人也是中國電建人了。”

2014年我60歲了,今天是我作為中國電建一員退休的日子,將來與人交流我過去是干什么的,這個金字招牌能讓我好好炫耀炫耀。

2013年我剛過不惑之年,有著可愛的孩子和幸福的家庭,雖然工作時常比較忙碌,生活上各方面的壓力也不小,但無論工作中得到成就感還是回家后孩子圍繞身邊的天倫之樂,都給予我動力去更好的面對一切,我熱愛我現在的工作和生活。

早餐的麥片加咖啡剛泡好,耳邊就響起了急促的電話鈴聲,是海外公司領導來的電話。又有新的投標項目要派人參與馬上召開的會議。最近半年多越南、菲律賓、印尼、泰國、阿曼等許多國家都有新的項目找上我們,企業是內斂還是外向,或許真的和所屬集團的大方針密不可分吧。幾年前上海電建和另外幾十家企業同時并入了中國電建這個大家庭,企業的風格也隨之驟然而變,原本立足國內的上海電建現在要按照集團的大戰略走上國際化發展的道路。“國際化發展”好時髦的名詞,報紙、電視、網絡等媒體最近幾年都大肆渲染國企要走國際化發展道路,要轉化為外向型企業,到國際上與其他國家一爭高下,改變國企給人的傳統印象。我不禁要問:“我們真的可以做到嗎?”

這次的項目所在地菲律賓,有兩個項目需要我們參與,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有兩個這么大規模的項目需要同時進行,無形的壓力在我和同事身邊迅速的升騰起來。“接下來有的要忙了。”

狀況明確后,工作的開展按部就班,經過半年多的磨練,這樣的工作雖然繁重但也終于駕輕就熟,忙而不亂。我處的主要任務是與設備供應商進行溝通,兼有各個部門之間的橋梁作用。但當一長串的供應商清單發布下來后,還是照實讓我們感覺到巨大的壓力。過去每每在工作中遇到不順心的時候常?;孟雽砜梢援敿追?,揚眉吐氣一番。實際操作后才發現,這次我們這個甲方有多么難當。因業主前一個項目的問題多多,所以在技術要求的各方面錙銖必較而且分毫不讓,僅僅一個鍋爐燃燒器的形式就這一點反反復復十幾個回合,設備供應商對業主要求的燃燒器形式又不認同,雙方僅僅在這個問題上的拉鋸從項目開始至今仍然在繼續著,持續著,延續著。

2014年,經過長時間的共同努力,我們成功了。

上海電建得到了第一個自主參與投標而贏得的EPC項目,在沒有加入中國電建之前,我很難想到企業的轉型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走完第一階段,在國際化市場化的競爭中,我們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但這僅僅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不過有中國電建集團的大力支持給了我們以極大的信心去充分參與國際化競爭,在全世界面前展示我們中國電建人的風采,中國企業的聲譽將由我們來振興,民族電力設備的榮譽將由我們來捍衛,我們是自豪的中國電建人。

2014年剛畢業的我留洋歸來。 

初夏的微風伴著上海特有的濕熱,懷著畢業后對第一份工作的憧憬和對未來不確定性的不安,我加入了上海電建這個大家庭。在這個有著幾十年歷史的企業中,我是最新的后來者。

短短的適應期很快就已經過去,突如其來的赴菲律賓出差,打斷了平靜安逸的最初生活。高強度的工作的和需要充分的國際溝通能力又一次次的打破我對傳統國企的固有印象?;貒鴰Щ貋淼牟粌H有身體上的疲憊,更有內心強烈的充實感和滿足感。是的,我在上海電建,我在中國電建同樣可以找到實現我人身價值的途徑,找到通向成功的階梯。

此刻的我,可能沒有老員工的經驗,也沒有第一線員工的業務能力,但我有朝氣、有能力、更有信心。中國電建的國際化發展道路更是向我們展現了可見的遠大前程。上海電建、中國電建現在正需要我這樣的一批新時代的青年,為中國企業走向世界披荊斬棘,為中國電力事業的發展添磚加瓦。

2014我成為了上海電建人。

這個時代對上海電建人來說究竟是怎么樣的時代?

60歲的我,現在的時代是上海電建延續輝煌的時代,我已經把飄揚的錦旗傳遞給了年輕一代旗手,相信他們有能力延續我們的輝煌,我已然可以無憾和安心的離開。

40歲的我,現在的時代是上海電建創造輝煌的時代,時代給我們創造了新的機遇,新的挑戰,給我們搭建了一個更為廣闊的平臺,聚光燈已經準備就緒,是時候登上舞臺了。

20歲的我,現在的時代是上海電建設計輝煌的時代,至今我們都是沿襲著前人的模式,不曾有引領時代的浪潮,跟隨永遠不可能會有本質的改變,過去已然逝去,未來將由我們創造。

千千萬萬,無一相同個體的我構成了上海電建,構成了上海電建的根本?,F在我們更站在了中國電建這個巨人的臂膀之上,高度決定發展的廣度,我的時代必將輝煌。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辽宁麻将下载安装